媒体:被特朗普逼出硅谷的中国资本国内

2018-08-12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财经》驻硅谷记者刘泓君|文nbsp;宋玮|编辑中国资本正在受到中国与美国的双边压制,被迫撤离硅谷。伴随着贸易战愈演愈烈,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扩权法案

图片来源:AFP

图片来源:AFP

  《财经》驻硅谷记者 刘泓君|文 宋玮|编辑

  中国资本正在受到中国与美国的双边压制,被迫撤离硅谷。伴随着贸易战愈演愈烈,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扩权法案正在成为压垮中国资本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项扩权法案被称为FIRRMA(《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分别于7月26日和8月1日,由美国众议院与参议院相继通过,预计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会尽快签署此法案。简单来说,这项法案的最终目的是审查外国投资人投资美国业务,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风险。

  “CFIUS主要针对中国政府资本或者国有资本在硅谷的投资,如果钱里面有中国政府资金,就会比较麻烦。”一位硅谷投资人告诉我。这项法案影响最大的是活跃在硅谷的中国资本,对募资和管理层来自于美国的美元基金影响较小。

  根据这项法案的条款,大概梳理有这几点重要信息:

  一是扩大对外国投资人“关键技术公司”或者“基础设施公司”的非被动投资的管辖权。此前,中国资本在硅谷有一条默认的操作原则,只要投资占股不超过公司股权的10%,投资就不会受到CFIUS的管理。这条新原则意味着,中国资本完全无法进入关键科技行业,且条款明确指出,无法进入董事会,且无法参与美国公司的重大决策。

  二是扩大对关键技术的定义。这意味着更多硅谷的高科技产业都会成为关乎国家安全的敏感技术。

  三是投资美国临港(海港、机场)地区的房地产,或者美国政府机构的房地产,都处于限制状态。

  邱谆是常驻硅谷的一名风险投资人,他告诉我说,这项新政策已经开始实施了,对海外投资人在美国的投资影响很大,多了很多投资限定。

  早在8年以前,杨镭创建的华山资本就在美国设立了投资基金,并成为注册在美国的美元基金,因此受到这次政策的波及并不大。他告诉我,过去的这些年里,前两三年是中国资本大量涌向美国的高峰时间段。

  今年年初,随着中国的外汇管制制度,中国资本在美国急剧缩水。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于6月19日发布一份报告称,今年前5个月,中国在美国的并购和直接投资仅18亿美元,下降92%,创下7年最低水平。同时,海航、万达、安邦正在抛售他们在美国的资产,如果算上同期在美退出的96亿美元,中国对美投资金额为负78亿美元,这与前两年中国公司在美大跃进形成鲜明对比。

  这种遇冷是中国外汇管制与美国CFIUS对中国资本严格审查的双重结果。

  贸易战前期,由于中国的外汇管制,一个朋友离开了一家地方政府的风投基金开始单做。她告诉我,前几年政府基金比较活跃,资本部门的划分也很随意,随便一个部门出来,都可以说自己在做投资,各个业务部门都可以投一些小笔的项目。钱出不来之后,所谓的政府资金,正在变成招待所,资金也正在枯竭。这些招待所又随着局势变化,开始从投资公司变成人才引进或者招商引资处。

  去年,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汇款公司速汇金(MoneyGram)失败。一个在蚂蚁金服工作的朋友告诉我,他们整个部门为这个案件忙碌了近一年,反复申请最后都被美国CFIUS驳回。在今年前五个月,有20多亿美元的对美收购流产;这其中,有些是中国政府的限制,有些是美国CFIUS的限制。

  尽管CFIUS一直在加强审查硅谷的资本,荣鼎的另一项数据显示,中国对美投资虽然大幅减少,但是中国资本在硅谷依然在经历投资热潮,今年1-5月,中国风险投资在硅谷达成了24亿美元的投资交易,今年本来有望对美国风险投资记录提高一倍。

  “过去,由于硅谷的资本多以早期与成长期为主,不太会遇到CFIUS的审核。每年美国有几万起投资,他们基本上也是不太管早期项目。”杨镭这样告诉我。在新法案正式通过以前,CFIUS的重点审查集中在大的并购上,现在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在新法案正式出台以前的一个月,我与杨镭正在聊贸易战会不会促使CFIUS快速通过新的投资法案。以前美国CFIUS对中国资本的审查有着一条不言明说的线——只要中国资本投资美国项目不超过10%的股份,一般不会面临审查。

  新政策通过后,杨镭分析称:“中国公司以及政府资本在美国进行高科技投资会面临较大问题。”他认为,如果是给美国人管理的基金做财务投资或者间接投资是可以的,初步判断华山资本不会受到影响。

  中国资本在硅谷正在被双边管制,尽管中国鼓励高科技投资,但硅谷的美元基金以外的中国风投机构也正在被外汇管制误伤。随着CFIUS法案的日渐明朗,最后是特朗普关上了中国资本在硅谷投资之门。

  在中美关系日渐紧张之际,不仅仅是资本,美国对创业公司需要的高科技人才管控也渐渐严格。

  在硅谷,我随意在饭桌上认识一个华人,可能就是曾经某省或者某市的高考状元,又或者他们早在大学时候已经是各种竞赛的风云人物。特朗普含沙射影地指责“几乎所有这个国家来的学生都是间谍”,以及美国收紧的签证政策,一定程度上在帮助中国的一些优秀的年轻人回流。

  但情况对在美国工作多年的华人并不乐观。随着中国科技企业的崛起,硅谷大公司的工程师也开始顺应回国创业潮,中美知识产权是否涉及窃密的审查更加严格。此前,我写到了苹果工程师跳槽中国新能源汽车小鹏汽车面临的窃密事件,最近又有条淹没在新闻中的消息:55岁的前华裔通用工程师郑小青(Xiaoqing Zheng,音译)涉嫌窃取公司商业机密被捕过堂。

  对一些资深的华人工程师来说,跳槽中国公司或者出来创业,变得需要尤其谨慎。FBI正在加大从美国高科技公司出来创业的资深工程师的审核。郑小青此前是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电力部门主任工程师,检方指出,他将含有航空涡轮技术的商业机密文件,以速记加密的手段,隐藏在一张日落的照片里,再以电子邮件方式把商业机密存到自己的邮箱。这些内容设计涡轮机的密封与优化有关的数学计算,属于公司机密。

  说到这个案件,不得不提到郑小青的另一个背景。他与兄弟在中国南京拥有一家民用航空引擎技术公司,他还与多家航空技术公有利益关联,这些公司由中国政府出资。他也是中国“千人计划”引进的人才。中文报道称“他带领技术团队进驻辽宁天一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为其新引进的美国航空发动机机械密封技术填补了国内相关研究空白”。这些报道给正在寻找证据的FBI提供了线索。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