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东“跌落”牵涉羽泉 互联网企业成腐败重灾区科技

2018-12-09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杨伟东“跌落”牵涉羽泉 互联网企业成腐败重灾区

杨伟东“跌落”牵涉羽泉 互联网企业成腐败重灾区

从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优酷总裁到被曝经济问题,杨伟东一夜之间天上地下。

12月4日,据阿里大文娱集团消息,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将兼任优酷总裁;根据举报,原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阿里方面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阿里在贪腐问题上一贯绝不手软”“其他一切信息以警方披露为准”。

不过接近优酷的消息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杨伟东被查并非突然,阿里内部对杨伟东已经展开一段时间调查。杨伟东“有事”的另一个迹象出现在11月26日阿里架构大调整背后,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当天的内部信中提到,“樊路远(木华黎)接替杨伟东,担任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新一届的轮值总裁”,关于杨伟东的去留和任用没有下文。

杨伟东是继2012年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入狱之后,阿里又一涉嫌贪腐的高管。对待贪腐,马云的态度一向是零容忍。不过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均表示,杨伟东事件无论在阿里内外都绝非孤例。无独有偶,12月3日美团亦发布反腐公告,89人受刑事查处,外卖渠道高级总监涉案。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上海、天津等多地采访调查了解到,杨伟东事件背后疑点重重。既牵出与胡海泉等明星的前尘旧事,又跨界娱乐圈与互联网这两个野蛮生长、快速爆发的行业。杨伟东的“跌落”轨迹只是其一,背后是各色人等在利益面前表现的焦虑与贪婪,互联网反腐从杨伟东开始又揭开新故事。

故交胡海泉

被曝经济问题之前,杨伟东的公开身份是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优酷总裁。

真正让杨伟东其他身份曝光的却是陈羽凡和胡海泉这对“患难兄弟”。11月28日陈羽凡被曝涉嫌吸毒,多年搭档胡海泉当天在新浪微博上10个“为什么”的回应遭遇网友吐槽,早已从明星转型的胡海泉一系列“非常财技”再次被聚焦。

据天眼查公开信息显示,与胡海泉相关联的59家公司中,即将挂牌新三板的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匠文化”)尤为显眼,身处旋涡之中的杨伟东也曾为巨匠文化的股东。根据天眼查披露的变更记录显示,2013年8月30日,巨匠文化投资人变更,杨伟东作为自然人股东加入。在担任两年多巨匠文化的股东之后,2015年10月28日杨伟东退出。

据杨伟东个人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3月,受古永锵邀请加入优酷土豆,杨伟东先后担任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土豆总裁。2015年11月,合一集团任命杨伟东担任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全面负责优酷和土豆双平台的运营业务。从时间上推论,杨伟东作为公司股东和胡海泉走到一起,是在加入优酷土豆之后。退出的日期则相当微妙,几乎是在全面负责优酷和土豆运营业务的前夜。

杨伟东和胡海泉的密切关系也不止于合开公司和适时退出那么简单。在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对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关于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挂牌申请文件的第一次反馈意见》的回复中,《中国经营报》记者查阅到:2013年8月20日,巨匠文化曾召开股东会, 股东陈涛与杨伟东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根据该《协议》, 陈涛(即陈羽凡)将巨匠文化60万元人民币股份转让给杨伟东。本次股转之后,杨伟东占20%,胡海泉占78.5%。

值得注意的是,巨匠文化方面披露出于对人才的吸引和激励,胡海泉在受让该等股权后将60万元人民币股份(20.00%)无偿转让给杨伟东作为激励,杨伟东并未实际支付对价。

伴随2015年杨伟东退出巨匠文化,和胡海泉业务上的往来却并没有避嫌的意思。2017年巨匠文化与优酷、天猫、因唯联合出品了全网第一档酒后真人秀节目《举杯呵呵喝》;2018年1月,又和优酷、天猫联合出品了中国首档街舞选拔类真人秀《这!就是街舞》。据《财经》报道,杨伟东此次涉嫌贪腐的项目主要集中在优酷2018年春季推出的“这就是”系列综艺。

“控股”公司疑云

上述接近优酷的消息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杨的经济问题涉嫌给外面自己的公司输送利益。”

“外面的公司”究竟指向何处,据天眼查显示,杨伟东名下有关联公司45家,担任高管44家,具有实际控制权两家。记者通过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三家交叉比对发现,具有实际控制权的两家公司分别是:杭州来疯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占比80%,来疯网显示为优酷旗下网站;天津市钰泉易天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钰泉易天”),杨伟东为法定代表人,投资占比100%。

天眼查信息显示,钰泉易天注册于2016年7月21日,注册资金100万元。主营业务包含建筑材料、机械设备、钢材、五金、化工产品、家电、家具、通讯器材、办公用品等。公司注册地址为天津市宝坻区钰华街106号108室。

2018年12月5日上午,《中国经营报》记者探访了这家主营业务与杨伟东本行相去甚远的贸易公司。在钰泉易天注册地址天津市宝坻区钰华街106号,记者找到的是一家名叫天津农村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的企业。公司员工告诉记者:“这里只有我们一家单位,没听说过钰泉易天。”

记者在天津农村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楼中也未找到108室。107室为档案室,109室为农经站,在这两个编号中间是男女卫生间。该公司另一名员工表示:“这里是农村产权交易所,就没有108室,有可能你找的企业注册地方在这里,但公司根本不在这里。”

在天津市宝坻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档案科,记者查阅了钰泉易天的注册信息。注册信息显示与天眼查内容相同。档案科给记者提供了该公司注册时提供的一个手机号码,不过记者拨打此号码显示为空号。

随后记者来到天津市宝坻区行政许可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注册地址一般由公司提供,行政许可服务中心只负责登记。“中心会定期进行抽检,一旦发现企业注册地和实际办公地不相符,就会把该企业列为异常并按照规定进行处罚。”

这家相关公开资料均指向杨伟东控股的钰泉易天,扑朔迷离,也许只有杨伟东本人能解释这家贸易公司存续的必要性。

优酷“是非”

出事之前,杨伟东几乎是硕果仅存的优酷土豆前高管,一直处于上升通道,古永锵赏识,俞永福力挺。

2017年12月,杨伟东被任命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兼任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正式迎来“杨伟东时代”。外界对杨伟东的评价多是情商高、作风大胆。一位土豆时期采访过杨伟东的资深媒体人回忆,杨伟东情商高,和人自来熟,在商言商,和投行出身的古永锵风格颇为不同。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