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新用途:在茫茫人海中邂逅真爱科技

2019-02-14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共享经济新用途:在茫茫人海中邂逅真爱 美国新闻网站CityLab日前撰文称,共享经济不仅可以让我们以更加低廉的成本获得各种服务,甚至还能带来许多邂逅的机会,甚

[摘要]美国新闻网站CityLab日前撰文称,共享经济不仅可以让我们以更加低廉的成本获得各种服务,甚至还能带来许多邂逅的机会,甚至让一些人通过表面新颖但实际上却很传统的方式找到自己的真爱。

共享经济新用途:在茫茫人海中邂逅真爱

去年夏天,我刚搬到弗吉尼亚阿灵顿的公寓时,我母亲在TaskRabbit上找到鲍比(Bobby)帮我组装家具。当他收拾工具准备离开时,我母亲提了个建议:“你们俩是不是应该多接触接触?”

鲍比在我手机上输入他的号码时,我脸颊发红。他那天帮我装好了床。一个月后,我突然给他发了条信息。于是,我们开始约会了。

在智能手机时代,提起约会,人们都会想到Tinder和Bumble。但除此之外,其实还有很多应用可以通过其他原因把人们聚在一起,偶尔甚至还会促成一段恋情。Uber、Lyft、TaskRabbit——这些共享经济其实都成为了我们认识陌生人的完美平台。

就拿普拉巴纳·冈古丽(Prabarna Ganguly)和埃里克·维斯曼(Eric Wisman)来说。他们当初认识就是因为2018年1月一起在波士顿通过UberPool拼了一次车。在那段15分钟的行程中,他们两个人谈到维斯曼的数学教师工作,共同表达了对带分数的蔑视,还聊起了著名橄榄球星汤姆·布雷迪(Tom Brady)

“我下车前的感觉是,‘她很招人喜欢,我们之间好像很有共同语言。’”维斯曼说,“我想看看能不能要到她的电话号码,但又觉得这样好像太鲁莽,太直接了。”

冈古丽补充道:“那一刻,我显然不想让他离开。但我也知道这么做是多么可笑。”

当维斯曼下车跟朋友们去看爱国者队的比赛后,冈古丽跟Uber司机聊了起来。司机对她说:“我从没见过两个拼车的乘客能这么谈得来。”她对司机说,如果能联系到维斯曼就好了,但她恐怕再也见不到他了。

当维斯曼下车大约20分钟后,他收到一条提醒信息,说他丢了一件东西在车上。他给司机发短信后,司机回复说:“哥们,我并不想干涉你的私事,但我觉得你和那个女孩儿很有缘。我觉得如果你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就太可惜了。她说她的名字叫普拉巴纳,全世界没有人跟她重名,所以如果你想找到她,应该可以试试这个名字。”

维斯曼接受了司机的建议,开始在网上寻找普拉巴纳。他在她的研究生资料里面找到一个电子邮箱,于是,他给那个邮箱发了一封邮件。那次邂逅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他们俩仍在约会。

艾德·桑托斯(Ed Santos)也是在跟他妻子的好朋友一起用UberPool拼车之后,认识妻子的。他当时在纽约跟蕾切尔(Rachel)一起拼车。之后,蕾切尔在2015年末介绍他认识了自己的朋友吉尔(Jill)。他们两人在2018年3月结婚。吉尔当时感到很意外,但她还是同意跟艾德约会,因为她相信朋友的判断。她也认为“无论结局如何,这个故事都会很有趣。”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跟一个通过Uber认识的男人结婚。”吉尔·桑托斯(Jill Santos)说。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应该期待着在拼车的时候找到真爱。毕竟,这个行业还是存在很多问题,这一点不容忽视。但这些故事的确表明,当今的约会场景发生了一些新旧秩序的重叠。有人抱怨Tinder这样的应用把我们引入了“约会启示录”。《名利场》就曾在2015年撰文称:“人们以前都是通过相互接近和亲朋好友认识自己的配偶,但现在,通过互联网平台约会的比例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形式。”

在Tinder上,经常有人在没有见面的情况下就隔空对聊几天,甚至几个星期。如果通过Uber或Lyft撮合成功,多半都是因为美丽的邂逅外加第三者的牵线搭桥——维斯曼和冈古丽的Uber司机、吉尔·桑托斯的好友和我的母亲都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冈古丽认为,使用Uber时的这种自发相恋,与约会应用里那种“有意吸引别人注意力”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她说:“科技撮合爱情的方式会丢失很多美好的东西,而这样的故事让我们可以更加敏感地寻找这种美好。”

事实上,对现代约会方式的担忧早就延续了好几代人。莫伊拉·韦格尔(Moira Weigel)就曾在他的《爱情劳动:约会的发明》(Labor of Love: The Invention of Dating)一书里解释道,美国人直到1900年才真正开始约会,自那以后“专家总是声称约会已死,或即将消亡。”

虽然通过手机应用来约会感觉很新颖,但这其实只是对传统方式的改良。毕竟,人们从很多年前就开始在出租车里遇见陌生人。

“如果有人说在Uber后座上认识别人感觉很过时,那确实有点奇怪。”维斯曼说,“但在某个地方认识某个人,感到彼此之间很有缘,然后因为这种缘分而采取行动。我认为,这种事情确实不太常见了。”(编译/长歌)

1
3